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介绍丨English
推荐文章
图文最新
热点文章
父母逼14岁儿子跳摔碰瓷近20次 颅骨骨折仍不放过
来源:2017-11-06 07:18:00 作者: 编辑:陈凌明 时间:2017-11-06
 原标题:14岁少年被父母胁迫跳车碰瓷,擦伤、骨折仍不肯放过,“每次碰瓷后心里都像针扎一样”
  14岁少年小金仍记得自己第一次碰瓷的画面:三轮车开到一条路上,颠簸得很厉害,爸爸拍拍自己的肩膀说“快到了”,这是他教的暗号,意思是此时必须跳车,“我犹豫了一会,不敢跳,父亲脸色一变,恶狠狠地瞪着我,我眼睛一闭,鼓起勇气跳下去……”
  世界上竟有这样的父母!让孩子以跳车、碰头的方式碰瓷,多达近20次,身上多处擦伤、颅骨骨折,还是不肯放过!——10月28日,浙江宁波公安局福明派出所所长的朋友圈,让一则《狠心父母逼儿子跳摔碰瓷》的新闻浮出水面。
  连日来,红星新闻记者赴宜宾、台州、宁波三地调查,还原出这个边缘家庭、特殊少年的成长轨迹。
▲被父母逼着碰瓷的小金和妹妹。
  碰瓷一次三轮车事故
  牵出“碰瓷一家人”
  10月28日,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福明派出所破获一起特殊的碰瓷案件:警方挡获来自四川宜宾的一家四口,碰瓷的主角是14岁的七年级学生小金。得知小金被父母胁迫多次碰瓷、至今颅骨骨折未进行有效治疗,派出所所长林烜在朋友圈表达了自己的愤怒。
  当天下午,宁波火车南站,一名40来岁的中年妇女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坐上了残疾人老黄的三轮车,目的地是宁波汽车东站。三轮车行至新河路段时,车里的女子突然大声叫喊老黄停车。此时,同样坐在后面的男孩双手捂头直喊痛,老黄有点懵。“你车开得不好,我儿子头被撞伤了。”女子很不客气地对老黄说:“你必须带他去医院检查。”
  老黄在宁波跑三轮多年,一点颠簸就被撞的还是第一次遇到。因为自己是残疾人,收入并不高,突然赔偿一笔医疗费让老黄心痛,老黄出于本能猜测:“这家人是不是敲竹杠?”老黄不动声色调转车头,将乘客拉回宁波南站并报警。得知老黄报了警,中年妇女有些急,她打电话叫来一名40多岁的精瘦男子。男子自称是孩子父亲,让老黄先送孩子去医院。
  “怎么又是你们?”在等待警察的过程中,双方争执不下,围观者越来越多。同样身为残疾人的三轮司机陈师傅突然认出来,中年男子和孩子正是20天前在自己车上被“碰伤”的那对父子。听陈师傅一说,围观的三轮司机心里有底了,他们将这家人围住,准备交给警察。但男子远远地看到警察走来,撒腿跑了。为了查清情况,辖区福明派出所民警将老黄和母子三人带回了派出所调查。
  背后多次被逼出门碰瓷
  他一度偷跑回老家
  根据老黄和陈师傅的讲述,警方初步判断这家人有碰瓷诈骗嫌疑,并很快找到另一名受害人:67岁的三轮司机老陈。警方很快查明,被挡获的四人系一家人。男子罗某勇,44岁;妻子刘某芬,39岁。罗某勇夫妻是四川宜宾某县的农民,小学文化,在浙江打工多年。“碰瓷”主角小金是罗某勇的儿子,今年14岁,在紧邻宁波的台州某学校读七年级;女儿小兰九岁,读小学三年级。一家人暂住在台州临海的出租房,刘某芬在临海某工厂打工,罗某勇则无固定职业。面对警察,小金很快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:他们一家就是专门到宁波碰瓷讹钱的。“如果我不出来碰瓷,他们就要打我。”小金的讲述让民警们又惊又怒。
▲小金父母在接受警方审查。警方供图
  小金说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“第一次碰瓷”。那是2016年8月下旬,学校快开学了,但家里似乎没钱。父母在家里商量好,父亲带着小金和妹妹,在临海汽车站寻找三轮司机下手,让13岁的小金在路上跳车讹钱。“三轮车开到临海市唐里村的一条路上时,车子颠簸得很厉害。爸爸拍拍我的肩膀说‘快到了’。”小金说,这是出发前父亲教给他的暗号,意思是他必须此时跳车。“我犹豫了一会,不敢跳,可是父亲脸色一变,恶狠狠地瞪着我。”小金担心挨打,眼睛一闭,鼓起勇气跳了下去。随后,父亲第一次拿到了司机赔付的1000元现金。此后不到半年,罗某勇夫妻经常带着兄妹俩去碰瓷。
  今年三月,小金不堪忍受,偷拿了父亲930元钱和两个苹果,独自坐车回老家。小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自己在乡下和70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,没有打骂,没有碰瓷,那段时间过得最开心。
  好景不长。今年八月初,父母打电话给奶奶,说小金该念初中了,必须回临海参加小升初考试,还承诺不再打他,也不叫他去碰瓷。但过来没多久,父母再次以家里实在没钱供他们读书为由,让兄妹俩出去碰瓷。这次,他们拿到1000元,小金却被摔得骨折。“爸爸妈妈说,颅骨骨折是个好机会,多做几次。”
  据小金回忆和罗某勇夫妻交待,他们一家先后碰瓷近20次,涉案金额13000多元。
  家庭老家还有7旬奶奶
  父亲“从小就是混混”
  罗某勇的三哥罗洪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这个“幺兄弟”从小就是个混混,没文化也没本事。年迈的父母本来是跟着罗某勇过活,但罗某勇夫妻2004年起外出打工,谁也不知道他在外究竟干什么,也很少拿钱回家。“父亲几年前重病不起,我们只好接过来照料,直到去世。”罗洪书抱怨说,母亲摔倒后欠着药费,罗某勇也不拿钱回家,老母亲的生活又只能由他照顾。
  听到大儿子抱怨“幺儿”,唐泽芬不大乐意。“他对我好,他过年回来拿了钱给我。”唐泽芬说,罗某勇在外累得可怜,打工辛苦,对自己有孝心,她不希望拖累小儿子。
▲听说儿子被抓,孙子孙女被寄托在学校,77岁的唐泽芬老人忍不住抹泪。
  73岁的罗宏尧既是罗某勇的堂哥,也是村里的干部。听说罗某勇夫妻碰瓷被抓,罗宏尧直摇头叹气,“这两个娃儿可咋办?可怜啊!”罗宏尧告诉记者,罗某勇从小就不听话,经常给家里惹事,遇事也不讲理,还打伤过自己。但得知罗某勇夫妻可能坐牢,罗宏尧又显得非常焦虑,老人摸黑去找村里开了贫困证明,恳求记者带给宁波警方。
  老家的亲人和村组干部介绍,小金在爷爷去世前,曾在老家念了两年书,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。几年前爷爷去世,奶奶年纪又大照顾不了他,才被父母接到了浙江台州。妹妹小兰就出生在台州,至今只回过两次老家。
  未来案子一个月内见分晓
  他只想回老家陪奶奶
  10月30日,警方将小金兄妹送回了临海的学校。“他们的父母因涉嫌犯罪被刑拘,两个孩子的照管问题让我们揪心。”宁波福明派出所副所长林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们把孩子送回学校,委托学校照顾他们一个月。根据刑诉法规定,罗某勇夫妻俩的案子如何走向,一个月内基本可见分晓。
▲对于小金来说,玩手机是一大乐趣。
  红星新闻记者赶到小金寄托的学校时,兄妹俩刚吃过早饭不久。周末学校放假,所有的孩子都返家了,只有小金和妹妹留在学校。小金把自己关在房内,无聊地打游戏,九岁的妹妹则独自在房间发呆,偶尔跑过来轻轻推开哥哥的房门。
  小金一家租住在距离学校只有几百米的一个小村庄,这里聚集着数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。小金告诉记者,这两年来,父亲一直没有上班,天天在附近的茶馆打牌。母亲刘某芬比父亲老实,天天在工厂上班,每月挣3000多元,全部交给父亲,身上一分钱都不能留。
▲小金和妹妹回到租住的地方,却没有钥匙打开家门。
  “我和妈妈每天凌晨五点多起床,为了省钱就不吃早饭。”小金告诉记者,他除了上学,每天早上会骑电瓶车把妈妈送到工厂,下午放学又去接妈妈。小金还要比其他同学更早到学校,因为他是班上的语文科代表,在同学们赶到学校之前,他要把当天早读的课文准备好,还要提前朗读好几遍,以免在领读时出错。
  小金所在学校蒋校长和班主任肖世龙均向记者证实:“小金从开学到现在,平时表现都不错。”肖世龙告诉记者,小金的学习积极性高。
  小金知道警方把自己和妹妹委托给学校只有一个月时间,他的打算是一个月后无论父母回不回来,他都要返回老家。“我奶奶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她现在知道我爸爸在外诈骗钱财,担心她受不了。”小金说,回家一是可以照顾奶奶;二是读书不收学费更省钱;三是可以远离父母,不再被迫参与“碰瓷”,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。
  对话小金
  “跳车怕得不行,但他们逼着我,不得不跳”
  记者:为什么会去“碰瓷”?
  小金:不是我要去,是爸爸妈妈逼着我去的。我要是不去,他们就要骂我,打我。这么多次碰瓷,我没有一次是愿意的。
  记者:那么多次跳车怕不怕?有没有受伤过?
  小金:我们碰瓷的三轮车,都是机动三轮,跑得很快,所以非常吓人,怕得不行,但他们逼着我,不得不跳;每次跳车,总会擦伤划伤,再轻也会把身上弄痛。8月20号那次,跳下去摔倒了,后脑勺着地,颅骨骨折。
  记者:骨折一直没有治疗么?
  小金:当天检查结果出来,医院就让住院。可是赔钱那个人刚走,爸爸就非让我赶紧出院,然后在小诊所里输液花了两百多元。当时我痛得不行,一直吐,头晕得很。现在虽然不痛不吐了,但是如果睡硬枕头,还是会痛。
  记者:后悔吗?
  小金:从来都不是自愿的,每次碰瓷后我心里都像针扎一样,内心充满不安和愧疚。第一次碰瓷我记得很清楚,那是个年近七十岁的老人、残疾人,右脚掌断了半截,头发花白。他们碰瓷的对象都是残疾人、老年人,都是跟我们家差不多的。但是爸爸总说,这世上只有我们才是穷人,别人都有钱。
  记者:爸爸妈妈谁最爱你?
  小金:最爱?都没有吧,他们最爱的是妹妹。我做错了事,他们当然打我骂我;但是妹妹做错事,他们同样打我骂我。
  “对爸妈谈不上恨,伤心的时候就哭一下”
  记者:家里生活怎么样?
  小金:爸爸这两年什么都不做,就是打牌,每天早上七点开始,打到晚上11点结束,天天如此;妈妈没文化,在工厂上班,工资全部都要交给爸爸。家里有时候三四天吃顿肉,有时候是两三天,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算不算好。
  记者:你爸爸告诉奶奶说他在船上工作,前不久还受伤了,是不是这样?
  小金:撒谎、骗子,他说的全是假话。他的手,是很早前受了点伤,早就好了。他告诉奶奶说手指断了,全是编的瞎话,骗我奶奶的。
  记者:爸爸妈妈这样做对不对呢?
  小金:碰瓷吗?当然不对!第一二次碰瓷时,我一直想去派出所举报他们。但是,他们毕竟是我爸爸妈妈,我最后还是放弃了。八月份那次摔破了颅骨后,他们竟然奖励了我一个VIVO的新手机,我就更没想过要主动举报了。但是,我知道他们迟早要被抓。
  记者:你恨他们吗?
  小金:谈不上恨,伤心的时候,我会悄悄哭一下,过两天就好了。我从来没有把心里话跟别人讲过,只是在11岁时,他们打骂我,不喜欢我,喜欢妹妹,我在日记上写了一次,这是唯一的一次。
▲小金家的土坯房,很多地方已经开裂。
  记者:为什么非要回老家?
  小金:我们家有地,可以种粮食种菜,可以养鸡养鸭,都能卖钱;我还能上山挖草药、野菜,去田里摸螺蛳、抓小龙虾卖钱,养活我和奶奶应该是没问题,大不了少吃肉多吃菜。这世上,唯一爱我的就只有奶奶了,她不会打我、不会骂我,我在老家自由自在,很开心,那才是我的天堂。再说了,奶奶老了、病了,时间不多,需要照顾。我爸爸不孝,没尽到责任,让奶奶在乡下抬不起头,我可以弥补奶奶的遗憾。
相关文章
关于本站 | 网站地图 | 法律声名 | 广告服务 | 工作机会 | 联系我们 | 意见留言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电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25  京ICP备07018564号
  京公网安备110108007124号   Email:466310996@qq.com